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侗族琵琶歌

admin 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 2020-01-19 526 0

  清华大学中文系王中忱教授认为,朱自清作为中文学科的构建者和探索者的工作还有待总结、整理和研讨。他谈到,1925年8月,朱自清到清华任教,正值清华学校开办大学院和研究院,这是中国现代大学教育史上标志性的事件,梁启超当时把这称为“清华第二期事业”,认为此期事业正好发生于现代中国学问界应进入独立的时期。朱自清先生是清华第二期事业的参与者,而他在中文学科的构建方面的作用很重要。自1932年以后,朱自清先生不断的思索着学科的建设问题,直到1947年他还支撑着病体整理闻一多先生的遗作《调整大学文学院中国文学、外国语言二系机构刍议》,撰文支持闻一多先生这份关于组建包括中文、外文在内的新型文学系的构想。但这个方案因为他们的相继去世而成了无人推行的遗愿。

  王中忱指出,闻朱二人不断反思既有学科的体系、边界和内涵的探索精神值得诊视,他希望这份遗产能帮助人们反思今天过分看重论文数量和名次排比的学科建设问题。

  南开大学退休教授朱思俞代表朱自清家属发言,回忆了其父朱自清生前的故事。他回忆说,“1942年冬天特别冷,父亲身上穿的袍子破了,穿不出去,买了一件昆明赶马的人穿的衣服,穿着上课且不以为意,然后晚上铺在床上。这显示了父亲当年比较通达的性格。” 他还回忆,1946年8月18日,成都举行了悼念闻一多先生的大会,当时特务捣乱,很多人不敢参加,“我父亲不管,去了,在会上报告了闻一多先生生平业绩,很多人受感动。”

  回清华以后,朱自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编写闻一多全集。朱思俞说,“父亲当时这么重的病,他工作还特别勤奋,父亲在清华最后不到两年,1946年10月回来,1948年8月去世了,完成的工作量可是不小,闻一多全集编辑完了,还不断写文章,出版了三本书,我觉得很不容易。”朱思俞说。

  “我父亲有所不为,清白做人,抗战时期,国民党中有人劝他到重庆做官被拒绝,后来有人拉票请他选国大代表,他也拒绝,我父亲是这么一个人。在他书桌的玻璃板上压着一幅他自己写的,就是改李商隐的诗句‘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这代表他晚年的心态。”朱思俞说。

  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陈平原教授在发言中说,“一生如此短暂,居然有那么多功业,去世多年仍被人挂念与怀想,这很不简单。” 陈平原说,同样谈古论今,陈独秀独断,胡适之宽容,闻一多决绝,朱自清通达。他还提到,《背影》序里朱自清说:“我是大时代的一名小卒,是一个平凡不过的人”,类似的意思他在很多地方都提及,“你以为他矫情,不是的,他真的这么想。”陈平原认为。

admin
非遗中国:侗族琵琶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